客廳傢俱

關於部落格
藤編傢俱
  • 1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尋夢

  任正銘   冬季南山的風並沒有預想的那麼尖銳,不下雨的時候有些潮濕的山風反倒顯得清新而柔和。我就是在這樣的季節,來到地處南山的重慶第二師範學院南山校區的。端坐在N5409教室里,聆聽著一個個專家的講學,仿佛又回到了從前。   儘管我的歲月滄桑得有些百孔千瘡,可在這樣氛圍里總能喚醒一些記憶。這所學院的前身是重慶教育學院,它的本部在南岸四公里處。我知道就是那個當年看去和其他大學比較起來並不起眼的學院,其實至今還是重慶很多教師或教育官員不能不懷想的聖地,因為他們大多是從師範校畢業參加工作後,從那裡拿到了大專文憑,才有了後來事業與人生的風生水起。   那個時候重慶教育學院一個專業在一個區縣就只招收幾名在職教師,可以想象競爭之激烈。記得1984年重慶教育學院中文專科在合川招生,預考就有300多名中學語文教師參加。第二輪考試前已經淘汰了四分之三,所以入圍的教師對第二輪考試都非常重視,大多請了假專心致志地備考。可我沒有他們那樣好的條件,我在合川一所山區中學教著兩個班的語文,當著一個班的班主任。一個蘿蔔一個坑,學校領導根本不准請假。直到妻子從江津到合川來生產,校長才勉強同意了一周的假。   兒子出生了,我也知道自己成為了那年在合川全縣只有兩名考上了重慶教育學院中文專科的幸運者之一。能有機會從山區來到重慶教育學院讀書,我的心情是相當愉悅的。選舉班幹部的時候,剛好《重慶日報》發表了我的一篇散文《山鄉,蛙聲一片》,班主任就讓我擔任了學習委員。我很珍惜那個崗位,以滿腔的熱情投入到學生生活中。我曾多次參加過全學院的演講,並且還以一曲舞蹈《梁祝》在學院禮堂的舞臺上,給同學們留下了不算差的印象。後來我成了學院《耕耘》報的總編,和至今能在百度上輕易搜索到名字的蔡有林、郭道榮、趙君輝等同學一起,為學院操持著那份有點影響力的學生小報。我清楚地記得畢業前夕的一個晚上上自習時,是班長通知我到辦公樓去的。在辦公樓底樓的一間辦公室里,學院一位負責人很期待地問我願不願意留校?我卻不識時務地提出希望把妻子從江津調到學院來。後來的結果肯定是可想而知的。也就在那個月,合川教育局局長和黨組書記來到學院考察合川籍學員,最終挑選了三人直接進入合川教育局。可以說是重慶教育學院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   夢裡依稀舊時情。這次我參加田家炳基金會的一個教育培訓,有機會回到已經更名為重慶第二師範學院的重慶教育學院。儘管是在南山新校區徜徉,可我仍然嗅到了在四公里處老校區的氣息,一種久違了的溫馨盈滿了心房;一個個當年熟識的藍錫麟、萬遠量、馬琳、文代瓊等老師的形象,就像一顆顆晶亮的星星閃爍在南山的夜空上。我慨嘆人們把自己曾經讀過書的學校稱為母校,這個“母”字把游子的感情算是真的表達得淋漓盡致了。   思緒回到課堂上,今晚給我們講課的是一位著名的教育專家龔雄飛。他的講座非常強調語文教學的“追問”。他舉例徐志摩《再別康橋》中,“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說詩人為什麼要用“招手”,而不是我們分別時常用的揮手呢?因為招手更有一種對那裡熟悉的雲彩像老朋友打招呼的感覺,深沉地表達了徐志摩對劍橋大學有著太多的眷念。   “尋夢?撐一支長篙,向青草更青處漫溯”。當老師在顯示屏上打出《再別康橋》中的這行詩時,我坐在已經更名為重慶第二師範學院的重慶教育學院N5409的教室里,心情就有些不平靜起來。   (作者系江津區作協副主席)  (原標題:尋夢)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